苦逼中的小二逼

林秦真的是太萌了(ฅ>ω<*ฅ)

Lana:

二十四年前的九月十九日,一颗星辰坠落于尘世间化作你。
六年后的十月三日,他在天边不忍孤寂来找寻你。
 
莫吉托诞生于古巴革命时期的浪漫旧时代,青柠与薄荷交融,再由酒精衬托。
粉色是初见那唱着女孩的男孩,西柚色是绽开笑颜融化一切冰冷的甜心。
 
为了庆祝Leo和Chin有我们相伴的第一个生贺,更有幸参与Leo的成人礼
NYNT集合了21位同人写手,将于9.19至10.3每天不间断掉落惊喜题材小甜文

9月19日 @Candy 甜  @小甜蜜子尤点甜 
9月20日 @黑柠少女 
9月21日 @你怎么这么白 
9月22日 @杰克·莫里森  @野田市子 
9月23日 @苦逼中的小二逼 
9月24日 @Lana 
9月25日 @清夜无尘 
9月26日 @夜朝日暮 
9月27日  @一千零一周 
9月28日 @麦嘞迪x_ 
9月29日 @一只蛋卷卷  @最近好想搞九啊哼唧 
9月30日 @ESCAPIST 
10月01日 @阿鱼 @烦烦 
10月02日 @奶尤农汤的底料 @世上最嚣张 
10月03日 @郁玄子.  @碪间青禾 

文字 @小甜蜜子尤点甜 
制图 @Lana 

【农靖】当局者迷(一发完)

     陈立农喜欢尤长靖,这是整个大厂都知道的事情,好吧除了尤长靖……作为香蕉团宠的尤长靖和所有人都能插科打诨,号称大厂交际一枝花,然而在恋爱方面他的经验全部来自于偶像剧的熏陶,哦,还有土味情话的滋养。
     在连续两个礼拜陈立农准时在尤长靖宿舍报道之后,陆定昊忍不住要diss他的one pick了:“农农你最近会不会也来的太频繁了。而且每次下午拉着尤长靖去跑步,晚上还要去全时,这合理嘛这个行为?”
     陈立农挠了挠头:“锻炼身体啦,晚上空气很好啦。”
     陆定昊抱着刚冲好的芝麻糊往董又霖的房间走:“真是搞不懂你们还没有确定关系的小情侣。”然后他被董又霖拉进房间抵在墙上就是一通亲,陆定昊:“董又霖你会不会太夸张了一点!等等!我芝麻糊要洒了!”
     陈立农看着尤长靖嚼着丸子的嘴巴,他吞了吞口水。尤长靖看着陈立农又看了看自己手上的丸子犹豫了一下,把丸子递了过去:“农农要吃嘛。”
     陈立农接过丸子作势要往自己嘴里送,然后他笑嘻嘻的把丸子送到尤长靖的嘴边:“明天跑步要加一点速度了哦~”
     尤长靖犹豫了一下在丸子的香气中迷失自我,一口咬下:“早晚要死在你身上啦。”
     两个人就这么周身围绕着粉色气息往宿舍楼走,路上灵超准备去和大厂小宝贝打个招呼,被木子洋拎着给带走了:“超啊,听哥一句劝别过去了。”
     灵超没有被木子洋劝阻,但是在陈立农友善的目光里停下了前进的步伐,滚回了洋哥的怀抱。
     陆·恋爱导师·定昊靠在董又霖怀里看着被自己拉出来开小灶但是一脸茫然的恋爱研修生陈立农痛心疾首:“农农啊,你这样追尤长靖是没有效果的。”
     陈立农呆住:“没有嘛?可是坤坤跟我说……”
     陆·恨铁不成钢·定昊气的狠狠打了董又霖的大腿:“蔡徐坤他追到朱正廷了么?”
     陈立农摇了摇头乖巧的:“没有,可是Jeffery也不是你追到的啊,明明是他追的你。”
     陆定昊又打了董又霖一下:“我这是高级套路,欲擒故纵你不懂,而且我不是拉着他来当助教了么!”陆定昊在董又霖的怀里扭来扭去,董又霖当着未成年的面来了个法式深吻。
     陈立农:“……”
     陆定昊咳嗽了一声边狠狠掐了一把董又霖的大腿边说:“直球啊陈立农!对待尤长靖这种一定要用直球,明天,不现在就去给我告白!”
     陈立农坐在地上面色凝重的看着在跑步机上挥汗如雨的尤长靖欲言又止。尤长靖被他的目光弄的非常惶恐:我今天偷吃被发现了么,不对,我今天没有偷吃,那就是昨天,范丞丞这个叛徒,我也要去给仙子告状!于是他走过去小心翼翼地开口:“唔……农农怎么啦~”
     陈立农决定走迂回一点的直球:“长靖有喜欢的人嘛。”
     尤长靖被问到这个问题一愣,然而成年人的自尊使他的回答非常偏离事实:“有啊,我经验丰富哎!”
     陈立农被打击到了,尤长靖仿佛看见陈立农整个人都变黑白色,然后尤长靖拍了拍他的肩:“农农问这个干森么哦,农农现在还太早了啦想这个。”
     陈立农打断了尤长靖的话:“我有”他看着呆住的尤长靖,“我有喜欢的人,但是好像已经没有机会了。”他笑眯眯地挠了挠头:“长靖我有点累先回去睡了哦,不要跑太晚。”
     尤长靖坐在地上楞楞的看着关上的大门,农农有喜欢的人了?好奇怪,感觉好难受哦。他闷闷不乐的回到宿舍。陆定昊已经等候多时了,他揪着尤长靖想八卦一下的时候发现尤长靖的表情并不是被告白的喜悦或者惊讶,于是他咽下了到嘴边的话转身去找陈立农。
     陆老师没有带董助教直接去陈同学的宿舍了解恋爱课堂的课后作业完成情况,然而陈同学的表情和尤长靖简直一毛一样,陆定昊:“农农你有告白嘛?”
     陈立农摇摇头:“长靖说他有喜欢的人了,我再告白的话长靖会很困扰哎,他这么好肯定也不想让我难过。”
     陆定昊翻了个白眼:“陈立农你在演苦情剧嘛?你再不告白的话尤长靖早晚是别人的!”
     陈立农挠了挠头,笑着和陆定昊说:“现在这样也很好啊,起码还能陪在长靖身边,单身的陈立农和别人的尤长靖。”
     陆定昊笑眯眯地掏出手机:“尤长靖,听清楚了嘛。”
     拿着董助教的手机满脸通红的尤长靖:“陈立农!”
     陈立农愣了一下:“有!”
     尤长靖接着说:“刚刚没有讲完的话,现在能告诉我嘛。”
     陈立农啪的一下把电话挂了。
     尤长靖:“……”然后他听见宿舍门敲响的声音,未成年人红着脸站在门口:“我觉得还是当面说比较好,尤长靖我喜欢你,你要不要做我的小宝贝。”
     尤长靖笑嘻嘻抱着未成年人:“陈立农,我喜欢你,你要不要也做我的小宝贝。”
     董助教在陆老师的宿舍无助的拿着手机:小芙你怎么还不回来,我想你想的不得了(ಥ_ಥ)

写给我的小宝贝 @糖醋里脊
    

【农靖】今天的甜心只有15CM 第一章

     #私设五年后,两个人已经同居很久并准备公开#
 
    陈立农今天录的是一档美食节目刚好介绍一家网红马来西亚餐厅,节目间隙和他的小宝贝视频的时候,小宝贝叮嘱他:“农农~回来的时候记得带椰浆饭哦~”
     陈立农打开门的时候尤长靖并没有来迎接他,这很不对劲,平时只要是带了吃的,尤长靖在听到开门声的时候都会立刻窜出来的。陈立农想:该不会是昨天做的太狠了吧,不应该啊,视讯的时候长靖还很有精神哎,是不是在家里乱吃东西了。
     陈·每天都为了小宝贝操碎了心·立农打开了卧室的门,空无一人。他拨通了尤长靖的电话,然后他听见自己的专属铃声在卧室里响起来。接着他就听到床上传来尤长靖特别小的喊声,音量很小,但是听起来确实是在呐喊。于是陈立农发现了站在枕头上的缩小版尤长靖。
     陈立农把尤长靖放心自己手心:“长靖,你现在这样好小一只哦,也太可爱了吧。不过这是怎么回事啊?”
     尤·目前净身高15厘米·长靖翻了个白眼:“我怎么知道啦,睡醒就这样啦,”他顿了顿:“我的椰浆饭呢。”
     陈立农把尤长靖放到桌子上:“这个椰浆饭的盒子都跟你一样高了啦,怎么吃啊。”然而陈立农还是想到了办法。尤长靖手里抓着陈立农用折断的牙签做成的筷子吃得津津有味。
     吃饱喝足之后两人开始讨论为什么尤长靖会突然变小,于是尤长靖把早上陈立农出门后自己吃了多少东西一五一十的全都说了。陈立农:“……”等你变回来我们就好好运动一下。
     尤长靖的一天回顾完了之后,并没有发现任何会导致这个情况的事情,陈立农想起来白天录的美食节目,店里有一个小型的许愿池,据说是根据罗马的许愿池一比一做的,他当时被要求许愿做花絮,于是陈·非常耿直·立农许下了心愿:希望能够把长靖放在口袋里,每天都可以带在身边。
     意识到问题所在的陈立农犹豫了半天,求生欲让他选择沉默,但是再过一个礼拜就是尤长靖的个人演唱会了,这个状态的尤长靖显然是没办法登台的,那他计划的作为演唱会嘉宾的求婚也完蛋了……
     尤长靖吃饱之后靠在桌子上摸了摸小肚子:“农农我要洗澡了。”陈立农看了一眼对于现在的尤长靖过于危险的浴缸,拿了一只碗出来,倒了一碗热牛奶之后把尤长靖放了进去。
     尤长靖:“……”这是什么意思,我是麦片么,牛奶浴?这个尺寸洗牛奶浴还蛮节省的哎,乐观的甜心靠在碗边享受了起来。
     陈立农看着白白的尤长靖泡在白白的牛奶里,硬♂了……陈立农:“……”所以说没事许什么愿?那个许愿池是怎么回事,一比一浓缩版模型都是这么灵的么?等等……难道我最近好不容易争取到的三天假期就要这样过去了么……农农心里苦,但是农农不说,农农只想要小宝贝抱抱。
     尤长靖洗了澡之后把陈立农剪好的布披在身上,他二十九年以来的人生从来没有遇到过如此荒唐的事情……他裹着布待在陈立农的口袋里表情凝重:“农农,明天我们定的那家餐厅怎么办,位子很慢约哎~”
     陈立农:“那……我就把你装在口袋里去啊~反正当时我定的包间。”
     尤长靖:“……”你怕不是有毒,这个状态抛头露面的合适么,你从未成年到现在都一样虎……

睡在我上铺的大神12(网配)

各位好,是的我终于更新了(ฅ>ω<*ฅ)意不意外惊不惊喜开不开心,是不是猝不及防没有一点点规律,仿佛是个假的更新(。・ω・。)ノ♡没错,这是假的,皮这一下可以说是很兴奋了~\(≧▽≦)/~明天……应该说是今天下午上更新~\(≧▽≦)/~到底几点我就是不说~\(≧▽≦)/~

【农靖】弟弟太爱我了怎么办 第三章

     吃醋的未成年人听着身后尤长靖的声音忍着笑意放慢了骑车的速度,回过头:“阿靖快点啦,这个速度你都没有运动到。”
     尤长靖突然加快脚步跳上了陈立农的车后座:“被我追到了哦,我跑很快。”
     陈立农感受到车后座的重量还有尤长靖扶着他的手掌传来的体温忍不住笑弯了眼睛:“阿靖抓好我要加速咯。”
     尤长靖翻了个白眼抱住陈立农的腰:“陈立农你好烂。”
     周一早上陈立农打开门发现周锐靠在他那辆招摇的跑车上笑眯眯地冲他们打招呼:“早啊,我来接你上学咯,我们走吧长靖,”然后他接着说:“可惜我们不顺路,农农拜拜。”
     尤长靖看着已经推着自行车站在一边脸上写着“你要是敢走我们就断绝兄弟关系”的陈立农,尤长靖毫不犹豫地走向周锐:“不用啦,农农顺便载我去学校,路上我还要给陆定昊他们带早饭啦。”然后他坐在陈立农的车后座:“走啦,要迟到了!”
     下午的时候和陈立农拥有孽缘的同桌范丞丞吃着薯片聊八卦:“最新消息,我们班要来一个新的实习老师做班主任。听说是个研究生还没毕业。”
     陈立农:“……哦。”
     范丞丞:“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我可以放心大胆的逃课了!这个有多重要你知道吗!”
     陈立农:“朱正廷现在在你背后你知道吗。”
     范丞丞:“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哥哥!!!疼,先别打了,停(ಥ_ಥ)”
     然而范丞丞想要随心所欲逃课的目的还是没有达成,这并不是因为朱正廷。而是因为这个实习老师姓尤,是的实习班主任尤长靖。
     尤长靖在班会上做完自我介绍之后,陈立农就借口更新全班的联系方式让尤老师回办公室拿花名册。然后陈立农走上了讲台:“尤老师好看么?”
     同学们:“好看!”
     陈立农:“看起来很好欺负对不对?”
     同学们:“对对对!”
     陈立农笑眯眯地:“要是敢欺负他就完蛋了哦。”
     同学们:“……”
     陈立农:“对了,从今天开始我会负责考勤还有课堂纪律,要好好学习啊同学们。”
     同学们:“……哦”(ー`´ー)
     尤老师拿完花名册回到教室觉得同学们都仿佛变得格外乖巧,他可爱的弟弟站起来:“老师把花名册给我吧,我来更新就好了。”陈·校霸兄控班长·立农拒绝任何同学和哥哥接触的机会。
     下课之后陈立农跑到办公室和哥哥交流感情(划掉)和老师讨论校庆节目,然而尤老师不在,办公室里只有陆定昊和林超泽正在吃鸡。
     陈立农:“……”现在研究生实习单位是这么难找的么?为什么全都在我们学校,“哥哥们好,哥哥们是哪个班的呀。”乖巧懂事人设不能丢。
     陆·我就是时髦本人·定昊甩了一下头发:“3班的,不过我们运气好,不用做班主任。不像你哥现在又去开班主任会议了,他赶上你们原来班主任脑溢血,听说是被气的,你们班这么皮么?”
     陈立农:“不会呀,我们都很喜欢哥哥一定会听话的,我保证。”
    

【农靖】弟弟太爱我了怎么办 第二章

     尤长靖最近有了一个新的烦恼,并不是弟弟不肯叫他哥哥了这种事情,而是在某个阳……月光明媚的周五晚上,他走在去接弟弟的路上心情超好,手里抱着一杯冰奶茶心情超好,看着推着自行车的弟弟灿烂的笑容心情超好,一屁股坐在弟弟车后座上心情超好,听着弟弟说着学校的事情心情超好,然后……他就听见有人和陈立农打招呼:“农农这是你弟弟?好可爱啊。”
     尤·我才是哥哥·非常不满·长靖:“……”
     陈立农伸手打了一下来人:“这是我哥啦!”然后继续说,“你不要乱讲啦,我哥超级厉害的!”
     朋友:“那……农农拜拜,超级厉害的哥哥拜拜”
     尤长靖:“……”
     陈立农赶紧骑车走了:“阿靖,你最近有长胖哎,真的是有在重的。我都要去健身了啦!”
     尤长靖瞪圆了眼睛:“我明明没有在吃了啦!”
     陈立农笑嘻嘻地收下了尤长靖软软的瞪眼:“那你今天吃什么了?都没给我拍照看”
     尤长靖嘟囔着:“就今天林超泽和陆定昊来找我啊,我跟你讲很夸张,我们三个人在海底捞从十一点一直吃到七点。”
     陈立农:“你们有病吧,吃八个小时?”
     尤长靖:“就和林超泽吃午饭……吃的时间有点长了,然后就干脆把陆定昊叫过来接着吃晚饭嘛,我两顿连着吃,那算起来我今天只吃了一顿哎!”
     陈立农:“……你这一顿吃了有我一天的量了吧。”
     尤长靖摇摇脑袋:“那我也刚好今天吃的和你一样多嘛。”
     陈立农停下自行车:“阿靖下车奶茶给我,跑回去。”
     尤长靖护着奶茶据理力争:“我不!奶茶是茶,茶怎么会长肉呢!而且还是冰的,是会降低我热量的!我这是在减肥!”
     其实尤长靖胖胖的样子陈立农也很喜欢,但是他不喜欢尤长靖被欺负,不喜欢有任何人说尤长靖的不是,他的阿靖是世界上最好最好的人,所以陈立农一直在管着尤长靖的饮食,两个人都住校,但是尤长靖每天吃饭之前还是要拍照汇报一下自己吃了什么,然后……决定周末的锻炼强度。
     陈立农骑起了车:“阿靖跟上!”
     尤长靖跟在后面,卷卷的头发跟着一颤一颤地:“陈立农我早晚死在你身上!”,然后就被一辆车拦住了,车里的人看着他:“尤长靖?要不要……我送你回去?”
     陈立农立刻骑回了头:“周锐?你怎么回来了?”
     尤长靖笑眯眯的:“我吃太多,农农在带我运动啦。”
     周锐瞄了一眼满脸抗拒的陈立农,然后笑眯眯的对着尤长靖:“我送你吧,吃了饭之后剧烈运动不好。再说了,小时候你还拿棒棒糖跟我求婚呢,都是老夫老妻的了,弟弟要不要一起走啊?”
     陈立农:“求婚?我怎么不知道?”
     尤长靖:“不要闹啦!那时候我也才五岁啊,而且周锐你不是也拒绝了嘛!”
     周锐点点头,然后说:“所以现在换我求婚咯。”
     陈立农骑上车:“……我要回家了。”
     尤长靖跟着跑了:“农农等我啦!”
     周锐看着两个人的背影摸了摸下巴:“还是这么有趣啊这家伙。”
    

   

【农靖】弟弟太爱我了怎么办 第一章

     陈立农小时候可以说是哥哥尤长靖带大的,尤家二老工作繁忙成天的到处飞,偶尔回家一趟小小的陈立农也依然只粘着尤长靖“哥哥,哥哥”地叫。
     有父母帮忙的时候尤长靖总算可以轻松一点了……并不!在妈妈要带着陈立农睡觉的时候,陈立农发出了惊人的哭声,啪嗒啪嗒地跑到了尤长靖的身后,死死的攥着哥哥的衣角,尤长靖把弟弟抱起来:“爸妈……没事,我带农农睡就可以了。”
     尤长靖比陈立农大7岁,最令陈立农不满的就是没办法跟哥哥在一个学校,每次哥哥把他送到幼儿园之后笑眯眯的和他挥手的样子,都让他非常的想要跟着哥哥后面就走。陈·兄控晚期·影帝·立农乖巧地和哥哥挥了挥手。
     陈立农的同桌范丞丞背着装满零食的小……emmmmm大书包也乖巧懂事的过来打招呼:“哥哥好,我叫范丞丞,是陈立农的同桌。”他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尤长靖准备给陈立农的棒棒糖。
     尤长靖:“……丞丞吃糖么。”
     范丞丞:“谢谢哥哥!”
     尤长靖看着自家可爱软糯的弟弟,决定忍痛把自己的棒棒糖给范丞丞。然后他听见他家懂事的弟弟说:“哥哥吃糖,农农乖,疼哥哥。”然后陈立农还拍拍他的手让他蹲下之后亲了他的脸。弟弟果然是世界上最可爱的生物。
     在一边被吓到连糖纸都没剥直接塞进嘴里的范丞丞:“……”这货谁啊,我同桌是这个人设么?!
     然后在尤长靖转身离开之后,陈立农保持着乖巧懂事的微笑看着范丞丞:“阿靖是我的,不要叫阿靖哥哥。”
     范丞丞:“我也有姐姐的!我姐姐也超级好看的!”
     陈立农:“……哦。”
     范丞丞:“……”excuse me?我要转去隔壁班,说好的人与人之间基本的礼貌与寒暄呢?这种时候难道不应该顺势夸一下我姐姐么?
     陈·除了哥哥以外在座的都是辣鸡·立农转身走向了教室,等待着一天的结束然后扑向哥哥的怀抱,满脑子都是:阿靖真是太可爱了,我长大以后要和阿靖结婚!
     然而长大了的初中生陈立农并没有如愿和尤长靖结婚,甚至失去了和尤长靖睡一张床的福利。陈·心如死灰·不想长大·我还是个宝宝·立农:“……阿靖!你这样不行的,晚上会有人来把阿靖偷走,我就没有哥哥了!”
     尤长靖:“哥哥会把门锁好的。”
     陈·自断后路·哑口无言·立农:“……”锁什么门?!家里只有你可爱的弟弟我好么?!你锁了门我怎么半夜溜进去?!吾兄冷酷伤透我的心……
  

宏宏你永远是我们的小儿子,不管你现在在做什么,希望你一切都好,舒心如意。刘志宏加油!

【叶黄】抓住你了 第3章

#老叶法医设定,少天刑警。这个是抓到你了的前篇,具体写老叶为毛会病娇,镇魂街叙事模式#

       黄少天准备回去的时候被喻文州拦住了:“少天,一会你直接去法医科聚餐那边吧。”

       黄少天一脸疑惑的看着喻文州:“队长,我……不回局里么?不对不对……你怎么知道老叶找我吃饭的?”

       喻文州笑眯眯地回答:“叶神说的,对了他还说如果你去聚餐的话,他保证1天之内法医科的报告就会交上去,而且是由他亲自负责,为了顺利解决这个案/子,就辛苦你了。”既然叶神都这么威胁了,把原话说出来也是理所当然的,反正叶神最后也会把少天哄好,喻文州这么想着。

       黄少天:“靠靠靠靠靠靠!叶修这家伙真的是太没下限了吧!!!!!居然用这招!!!我……”他还没有说完就被电话铃声打断,“您好?”

       电话那头的人轻笑了一下:“哟,挺懂礼貌啊小朋友。”

       黄少天:“靠靠靠!!!老叶?你哪来的我电话,不是……你打给我干嘛,知不知道我还在现场认真工作,还有啊你居然用报告威/胁我队长,你简直是太没下限了!你身为前辈的尊严和骄傲呢?被你和泡面一起吃到肚子里去了么?”

       叶修打了个哈欠:“那我还真是冤枉了,我都没依仗着前辈的姿态逼着你来聚会,你看看哥对你多温暖,地址发你手机了啊。还有你这号都给沐橙了,我能没有么。换不换衣服无所谓啊,我们这都是法医科的,闻着这味儿下饭。”

       黄少天最终还是换了个衣服去的聚会的地方,他到的时候众人显然已经喝过一轮了,包容兴正在和锅里怎么也夹不起来的鱼丸做斗争,并且拒绝了漏勺:“我跟你们说,我不用外/挂!”

       正在用外/挂捞丸子的莫凡:“……”

       叶修算是桌子上少数清醒的人,他的面前放着一杯酸奶:“哟,小朋友来就来还穿什么衣服太客气了。”

       苏沐橙:“……”吾兄智障烧我脑

       黄少天坐在叶修旁边:“老叶,我说你不会醉奶吧。”

       苏沐橙捂住脸:“……”你们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叶修侧过脸看着黄少天:“……对啊,我没办法开车回去了,你要带我回家啊少天儿。”

       黄少天:“老叶,下限是个好东西劝你别舍弃。叫代驾吧你!”

       叶修非常正直:“可是我没车啊。”

       黄少天:“……靠靠靠靠靠!”能把黄少天逼得只能说出个靠字的人这个世界上真的是不多了……

睡在我上铺的大神11(网配)

     一副大宇在手天下我有的王青凑到冯建宇的床边对着他用自己的低音炮说:“大宇,早安,起来吃饭吧。”讲道理王青期待得到的并不是冯建宇的一个大嘴巴子,王青捂着脸可以说是很委屈了。
     目睹全程的李·我的单身只是暂时的·我要烧死你们·易峰非常开心甚至哼起了歌。然后马天宇提醒他:“嘘……Jackson睡了。”
     李易峰:“……”
     #非常不满!这个周末为何如此漫长!#
     #你们幼儿园周末为什么不补课!玩物丧志!#
     #关于教育我有话要说!#
     #委屈的像个一米八帅气无比英俊非凡的孩子#
     于小彤拿着手机过来:“要不要来农药开黑~我打野~”
     李易峰拿起手机看着于小彤期待的脸打开了微博:“哦,我有点忙。”
     于小彤:“……别啊,我打中路行不。”
     李·中路担当·易峰:“……嘘,Jackson睡了。”
     于小彤把手机往桌上一放摊在了一边:“这日子真是没法过了。”
     马天宇……准确的来说是芳自兰生就是在这么一个悠闲地不能再悠闲的周末被黑的。李易峰托着下巴一脸幽怨的看着帮Jackson掖被角的马天宇的时候被拖进了一个讨论组
    讨论组-反黑小分队
     襄铃:我靠靠靠靠靠!简直不能忍!
     巽芳:确实是过分了
     芙渠:这些人的IP我都查好了,随时黑了他们的电脑。
     百里屠苏:你们在说什么。
     风晴雪:苏苏我一个链接甩在你这张面瘫脸上!看看论坛上襄铃刚刚才把剧宣发出去就有一群人攻击兰生了。
     百里屠苏:我去找管理员封号禁言。
     少恭:现在都是在说小兰心机勾/引屠苏的,还有人把你们之前试音的音频放上去了。这样的话……晴雪。
     风晴雪:在!
     少恭:把团里的人都排查一遍,IP去找芙渠要。芙渠不要随便黑人家电脑,屠苏给我忍住了现在不要大号直接呛,正常剧宣@就可以了,当务之急是赶紧把预告搞定了。封号的事情,我去搞定。
     李易峰黑着脸看杨幂发过来的论坛链接,也许是因为他的脸色实在是太差,一边的马天宇过来戳了戳他:“峰峰?”
     李易峰看着满脸担忧的马天宇:“没事,一会你在宿舍照顾Jackson,我出去给你们买午饭。”他突然开始庆幸这个小白团子的突然造访使得马天宇没有时间去看一眼手机,两天的时间只能相信少恭的手腕了。
     少恭不愧是天墉城智力担当,披了个马甲直接在论坛里发了另一个帖子【当年百里大神被黑出翔的日子,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
     帖子里直接放出了当年百里屠苏刚刚入圈就直接成为主役CV,然后被各路CV的粉丝撕的截图,其中撕地特别活跃的ID居然也就是现在活跃在撕芳自兰生倒贴百里屠苏第一线的一群人,于是这个帖子彻底火了……